A-A+

整个硅谷都快是他的了

发布时间:2014-07-11 00:00 来源:转载网络



  • 霍夫曼是Facebook最早的天使投资人,也是全球第三大社交网络LinkedIn的创始人

  • “在硅谷如果你想创业,霍夫曼是第一个你应该找的人”

投资扎克伯格

2004年秋天,美国门罗公园沙丘路两旁的橡树如撑开的金色巨伞。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领着哈佛大学二年级学生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走进了一间普通办公室。霍夫曼的PayPal前同事、风险投资人彼得·蒂尔(Peter Thiel)正等着他们。

扎克伯格没穿正装,短袖衫、牛仔裤和阿迪达斯的橡胶人字拖鞋,坐在沙发上陷入沉思,偶尔回答几个问题,然后呆呆地看着霍夫曼和蒂尔。

提起与扎克伯格初见时的情景,我眼前的霍夫曼露出了狡黠的笑容。5月24日午后,在北京亮马桥四季酒店的第26层,坐在一张棕色软皮沙发上,霍夫曼向我们抖出了投资秘籍,夹杂一些硅谷的八卦。

霍夫曼是Facebook最早的天使投资人,也是全球第三大社交网络LinkedIn的创始人,他在硅谷博得大名还因为支付平台PayPal。在硅谷有个赫赫有名的创业和天使投资人群体叫PayPal黑帮(PayPal Mafia),霍夫曼是其精神领袖之一。

“在硅谷如果你想创业,霍夫曼是第一个你应该找的人。”LinkedIn联合创始人、产品设计副总裁艾伦·布鲁(Allen Blue)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

初见扎克伯格时,霍夫曼刚创立一年多的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的用户已接近100万,他认为社交媒体是大势所趋。彼时,扎克伯格的校园交友网Facebook不到半年也已聚集20万用户,但遇到了资金问题。霍夫曼和蒂尔正考虑是否要给这个年轻人一笔资金。

扎克伯格没有装腔作势,他说了几个朴素的想法,比如在Facebook中加入Wirehog这种社区分享服务,使其真正实现图片分享。这让霍夫曼和蒂尔印象深刻,并决定投资50万美元。2012年Facebook在纳斯达克上市,这50万美元成了硅谷历史上最有远见的投资之一,十年间升值2万倍。截至2014年6月27日,其市值已达1723亿美元,用户超10亿,在新一代的硅谷公司中遥遥领先。

“扎克伯格几乎具备优秀创业家的全部特质,他有非常好的产品感觉和技术能力,并且成长迅速,他值得投资。”霍夫曼说。过去十年,他总共投资了140家初创公司,包括Facebook、Groupon、Zynga、Airbnb、Flickr、Digg等,其中80%带有“社交”性质。如今他是全美顶尖风投Greylock Partner的合伙人,并身兼硅谷社交新宠Shopkick、Wrapp以及Edmodo等8家公司的董事。

“我能帮你点儿什么?”通常是霍夫曼会见所有人时所说的第一句话。这位身价31亿美元,被《福布斯》杂志誉为全球最有权势及硅谷人脉最广的创投人,始终有着好为人师的个性。2013年,他被美国总统奥巴马钦点为全球创业精神总统特使,帮助创业者创立并发展企业。

霍夫曼笑得有些腼腆,在谈到自己的成功经验时,他不否认自己掌握了一些诀窍。作为TED大会(全球著名的技术、娱乐、设计领域的分享平台)和美国著名脱口秀节目《查理·罗斯访谈录》的常客,他将自己在硅谷20年来的创业及投资经验归结为一点:成为一个“网络人”。

当霍夫曼走进一间办公室时,第六感就会浮现。他看见的不是鬼魂,而是人际关系网。他每天接到40位创业者的商业计划书,700封邮件,常年奔走于LinkedIn位于山景城的办公室及几公里以外门罗公园Greylock办公室之间。

“不是所有的企业家都能成为好的投资者,”他微微扬起头,“必须得有广阔的人脉,并向那些成功的企业家学习,有时投资机会就在身边。”霍夫曼投资失误极少,但并不是百发百中。他承认有五六家公司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但去投资永远是正确的。”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掌控人脉等于掌控一切

在硅谷,创业者中间流传着一句话:“你和雷德·霍夫曼聊过吗?”

接受采访的这天清晨,霍夫曼6点半就起了床,早餐是东北水饺。作为LinkedIn的创始人兼董事长,他9点在四季酒店有一场宣讲会。几天前,他接到了一位创业者的电话。电话中,这位创业者向霍夫曼做了自我介绍并希望得到一笔投资。

放下电话后,霍夫曼立即联系该创业者提到的几个介绍人核实情况。确信此人靠谱后,不到两天时间,周三就达成了合作协议,周四,霍夫曼已经到中国了。

这个46岁,身高190cm的美国加州大个子,用心宽体胖四个字形容再准确不过。过去二十年,霍夫曼演绎了一个硅谷的狼图腾:无论你要创业还是投资,掌握了人脉就掌握了一切。

创业者找他,有的是为了得到他的投资,有的是为了听取建议,有的是为了获取他的人脉关系,更多时候,是希望从他对科技业界的敏感中获得启发。这个胖家伙从骨子里透着一股四通八达的江湖气。霍夫曼的好友,专注风险投资的创始人基金总裁蒂尔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曾说:“我不知道,反社交者的反义词怎么说,他就是那种人。”据美国资本研究中心(Center for Venture Research)数据显示,2011年美国有318480名活跃的“天使”,共投资了66230家公司,其中60%来自互联网等科技领域,这个数字十年间翻了两倍。据《硅谷科技投资报告》,光是2013年,硅谷天使投资就达到了315亿美元。

与大手笔高风险高回报的风投相比,天使投资多了些理想主义。回报不高,风险较大。美国新汉普郡大学风险投资研究中心的一项报告指出,2011年超过一半天使投资案例打了水漂儿。“硅谷教父”、Google的天使投资者罗恩·康威(Ron Conway)甚至将自己的投资描绘成慈善。霍夫曼说,是天使投资让硅谷的创新生生不息。他2012年出版的畅销书《至关重要的关系》(The Start-up Of You)不厌其烦地警醒人们,底特律是如何由于缺乏创新活力而衰败的。

“如果一家公司能让数百万人参与到改变自己生活的行动中,那才是投资最伟大的回报。”霍夫曼说。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负责人伊藤襄一(Joi Ito)是霍夫曼的好友,他在接受《连线》(Wired)杂志英国版的采访时表示:“霍夫曼总是从一个社会层面去思考商业。”如果说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这些企业家是造梦者,霍夫曼就是那些为造梦者提供床垫的人,花费不多但非常实际。

Paypal黑帮

门打开的瞬间,那帮“恶汉”投来了冷峻的眼神。桌上散乱着酒杯和扑克牌,墙上悬挂着文艺复兴时期的巨幅油画。如果没有摄影师,人们或以为误闯了意大利黑手党的聚会。这是2007年的秋天,《财富》杂志拍摄的一幅封面大片。

照片中这些“咄咄逼人”的家伙已注定成了硅谷最有野心的团伙之一,他们都曾供职于电子支付公司PayPal,并有一个令人遐想的名字:PayPal黑帮。

霍夫曼坐在照片正中一张红丝绒沙发上,棕色的头发整齐地梳在脑后。他表情笃定,敞开的领口处一条金项链若隐若现。坐最前方的是蒂尔,有一头浓黑的头发,马克斯·列夫琴(Max Levchin)是网站Slide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创立了美国太空探索公司(SpaceX)以及特斯拉汽车,还有陈士俊(Steve Chen)联合创立了社交视频网站YouTube,大卫·萨克斯(David Sacks)是企业客户社交网站Yam m e r的创始人……除投资外,PayPal黑帮成员们也独自创建了数十家企业,至今总价值达近300亿美元。

“如果蒂尔不是我的朋友,没有PayPal,我的命运也许永远无法改变。”霍夫曼耸耸肩。14年前,霍夫曼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场逆境。出生于优渥的知识分子家庭,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及牛津大学哲学系,生活一直顺风顺水。他总希望能干点改变世界的事情。

“我一直对如何用互联网服务创造良好的公共和私人空间很感兴趣。人们又是如何通过社交网络建立起正确联系的?”霍夫曼对《商业周刊/中文版》说道。他认为社交网络模拟了人们原本的社交属性:约会。于是,1997年从苹果公司辞职的霍夫曼创立了一家约会服务网站SocialNet,被认为是社交网站的雏形,那时扎克伯格还在上初中。由于缺少搜索等应用,SocialNet在商业上难以为继。

“我打了一个电话给霍夫曼,当时他非常沮丧。”蒂尔在一次彭博社访谈中回忆道。那是1998年夏天,蒂尔和马克斯正筹划着做电子钱包PayPal,他邀请创业失败的霍夫曼加入公司。蒂尔运营的一家基金公司将提供2万美元的启动资金。霍夫曼答应了,并成为支付服务部门董事兼COO。

进展并非一帆风顺。2000年春天,在加州北部海岸的外祖父家,霍夫曼、蒂尔以及马克斯和埃隆冒了一次险。那时,PayPal只是依托于Palm PDA掌上电脑的交易软件。当PayPal开始飞快烧钱时,他们才意识到互联网已改变了人们的支付习惯。“我们决定放弃掌上电脑拥抱互联网,那是唯一机会。”霍夫曼说道。

霍夫曼认为敢于冒险是PayPal黑帮的一个重要特征,“那时在互联网做金融平台是银行想都不敢想的事,却恰恰被一群不懂金融的人做成了。”他说。这种冒险精神后来也体现在霍夫曼自己的创业和投资理念上。

这一时刻也成了PayPal黑帮所有人的原点。他们不仅收获了友情,还建立起了一种独一无二的关系网。

“PayPal黑帮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关系网。”霍夫曼这样解释道。在竞争激烈的硅谷,黑帮体现了最好的人脉关系特征:长期经营。2001年年底,PayPal以15亿美元被eBay收购,成员们陆续离开,各自创业或投资其他公司。尽管他们多是自由主义者,强烈地依赖自身的感觉及判断,但仍然定期聚会,谁要有资金困难,就会互相帮助。

2002年,霍夫曼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那时,刚经历过2000年年初的网络泡沫,整个硅谷对互联网公司还心有余悸。他在澳大利亚的海滩前来回踱步,思考了两个问题。一是资本都将目光转向了软件和清洁能源科技,但忽略了消费者公司的前景。二是社交网络有两种可能:个人应用和商务应用,后者的市场尚且空白,这也许是建立职业社交网站的最好时机。他决定冒险。然而面对泡沫,新成立的公司根本得不到任何投资。

霍夫曼首先想到了蒂尔。当时蒂尔的基金公司已做得有声有色,他立即表示支持,并提供了首轮融资。2002年11月最后一周,霍夫曼利用已有的人脉召集了7名SocialNet以及PayPal的前同事。第二天,一行人带上手机和电脑搬进了山景城一间简陋的办公室,前一天霍夫曼的一个朋友刚从那搬走。霍夫曼打印了一张印有“LinkedIn”字样的海报贴在墙上,作为公司的招牌。直到第五年,LinkedIn才开始盈利。“一个企业是否能成长,要看它创造了何种价值,”霍夫曼说,“谈生意、咨询、分享知识、找工作,网络平台只要坚持到100万人就成功了。”

除了LinkedIn,蒂尔的创投基金也参与了SpaceX、Yelp、Yammer等众多PayPal黑帮公司的早期投资。霍夫曼也参与了部分投资,并经常为其他成员的产品设计提供建议。

PayPal黑帮加深了霍夫曼对关系网的理解。他开始思考高质量的人际关系应该是怎样的以及如何找寻盟友。英国人类学家罗宾·邓巴(Robin Dunbar)曾提出人类智力决定了人只能拥有150人的稳定社交网络。尽管霍夫曼崇尚邓巴数字,“但能同时拥有的深度人脉往往只有8到10人,这些人能够成为同盟,值得长期投资。”霍夫曼说。他在自己的书中总结了PayPal黑帮的成功:“优质人才,共同纽带,分享与合作的风气,聚集在同一区域或行业,这些特性使得机遇快速流动。”

霍夫曼为《商业策略》等杂志撰写了大量有关社交的学术论文,并提出了一系列理论。在《至关重要的关系》中,他极力推崇约翰·皮尔蓬·摩根(John Pierpont Morgan)。这位20世纪初期的杰出投资银行家到去世时竟然身为24家不同协会的会员。硅谷与华尔街一样,随时都在发生关系。但无论为了生意、爱情还是友情,一切都建基于可靠的关系。

PayPal黑帮是硅谷创业家社区的一个样本。《经济学人》在年初的科技特刊《白垩纪》(A Cambrian Moment)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硅谷是一个典型的创业家生态系统。创业者、律师事务所、投资人各司其职,又彼此协作,造就了一个复杂又可靠的关系网。在哈佛商学院教授汤姆·艾森曼(Tom Eisenmanne)看来,关系网促成了类似Facebook的网络效应,即使一笔2.5万美元的天使投资也能推动Google、Facebook还有LinkedIn这样的企业步入历史舞台。当企业进入成长期,就能吸引风投进行更大规模的融资。撰文/陈潇潇 编辑/吴以四、张田小

(《硅谷人脉王(上)》完,后续内容详见《硅谷人脉王(下)》)

用上下班的时间读个商学院,即刻点击下载彭博商业周刊APP

  • 版权声明: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对内容的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