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我的“德拉姆”一一自驾吉姆尼察察丙穿越记

发布时间:2013-11-09 11:36 来源:转载网络

导读:族友单车两人,历时十六个小时,自驾全程未挂四驱的吉姆尼完成了“察察丙”穿越之旅。穿越在“鬼斧神工”的大自然之路上,为了心中埋藏已久的“德拉姆”,在这段最美也是最险的风景线上度过了难忘的一天。

自从2006年看了著名导演田壮壮的电影《德拉姆》后,“丙中洛”这个名字就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那时我对藏地还不是很了解,直到后来深入藏区几年,对藏族人民的生活和环境也很熟悉了,但我心中还是忘不了“丙中洛”这个地方。也许是向往那里美丽的自然风光、也许是喜欢当地朴实的人民、也许是想念影片中叮当着响的马帮铃声……总之,在每次藏地旅游时我都在想有一天能走到“丙中洛”这个地方。尤其是前两年听说“丙中洛”那边修路了,并且在网上渐渐流行起“丙察察(丙中洛—察瓦龙—察隅)”这条穿越西藏和云南的路线后,我更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冲动,在去年就准备骑摩托去穿越“丙察察”。

由于种种原因使我的计划一再推迟,并且今年的“十一”大假我都未能出行,大假一结束,我终于有了时间,于是开始为穿越“丙察察”匆匆做准备。

首先,向单位请了年休假,然后查询了从雅安到丙中洛的穿越路线以及从云南折回四川的路线,最后决定了从雅安经康定到西藏的察隅,再从察隅穿越察瓦龙再穿越到丙中洛后经云南贡山折回西昌后再返回雅安这条路线(也就是走穿越“察察丙”的路线)。

这时我碰到了朋友“动力无限”,当我给他说起穿越的事后他说愿意与我一路。这样当然更好,两个人路上也好互相有个照应。最后经我们商量决定还是放弃了骑摩托出行的计划,改为驾驶“吉姆尼”去完成我们的穿越。

2013年10月20日下午,我和“动力无限”来到西藏察隅县城。在酒店门口我们碰到了一队来自北京、广东的穿越者,开着两辆Jeep“牧马人”,这伙人貌似老穿越了。他们告诉我们他们是花了两天时间穿越过来的。路非常烂,并且他们本来是三辆车的,有一辆已经“撂在半路了”,似乎是肛盆拉坏了。值得欣慰的是他们都说“吉姆尼”肯定没问题。但他们又说:“必须带油桶,否则绝对把你撂那儿。”天啦!这时候了我们哪里买油桶去?结果搞来为了油桶的事我晚上都没有睡踏实。

早晨六点中我们就起来了,整理好行装来到加油站,值班的人还在睡觉,被我们叫醒很不高兴,更不要说卖油桶给我们了,根本就没有,这下我们只有硬着头皮上路了。

此时天还没有破晓,我们在一个叫“桑久村”的地方往右拐进了上山的路,走了大约300米左右就上了土路,路上石块很多,车就开始颠簸起来。我现在的心情说不出是激动还是紧张。此时东边的天空出现了鱼肚白,远处巍峨的雪山云雾笼罩着半山腰,好似送亲远行的美妇。

这时前面一辆爆胎的大货车挡住了去路,好在这时司机已经换好轮胎,我们才没有耽搁。路上又遇到几辆货车,但这里的司机都非常有礼貌,听到我们的喇叭声都会在前面稍宽的地方让我们先行。

车继续行驶在崎岖的山道中,左边深沟是一条踹激的河流(这里是独龙江上游的支流),四周是一片原始森林。黑暗中的森林十分幽静,密集的树林仿佛排列整齐的巨人军团,树上的寄生植物也好似军人手中的幡旗随风飘扬。

随着天空的放晴,森林露出了它缤纷的色彩。我们就在峡谷中穿行,忽高忽低。清澈小河好似奔腾的骏马在我们旁边一会左一会右,一会就在我们路面翻腾,一会又下到离我们几十米深的谷底,如此大的落差简直让人生畏。

出了森林来到一段较开阔的地带,两边是彩色的山体,这里已经快到“察察丙”路段第一座山“米奇山”的垭口了,所以也感觉冷起来。“米奇山”垭口海拔4720米,而我们两小时前的出发地察隅海拔是2330米。

刚翻过垭口,对面的天空中出现了今生第一次看到的奇观——我称之为“天眼”!

乌云笼罩的天空中此时出现一条裂缝,慢慢地张开,裂缝中被阳光照耀着的群山和蓝天白云显得十分耀眼。我不禁狂叫起来。“动力无限”也顾不得解他憋了很久的大便,我们拿着相机疯狂地拍摄这一奇景,直到乌云再次把它遮掩。此时我不禁发出一声感叹“上帝是把福气留给勇敢者的”!

待兴奋舒缓下来,我们继续沿着崎岖的山路下山。下山的路真够长。大约九点半我们来到了嘎达村,这里是给穿越者提供食宿的地方。我们进入了“扎西客栈”,里面扎西夫妇正在为三个藏族老乡泡方便面。我们询问有什么吃的,最后和扎西商量好来两碗鸡蛋面。扎西老婆告诉我们快大雪封山了,也不再会有游客来了,过几天他们也要搬回察隅去了,每年他们也就在六到十月上来做生意。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热腾腾的鸡蛋面端了上来。一大腕香喷喷的面吃得我俩热呼呼的,而老板才收了我们十五元一碗,比我们想象的便宜多了。

吃了面我们告别了扎西夫妇,继续翻越第二座高山“嘎达山(海拔4504米)”。这座山的植被稍微差点,但路面石头少了,基本就是土巴路。在半道我们看见一辆粤牌照的Jeep车,也就是昨天那队人“撂下”的那辆。

在一个山垭口有一处小湖也是清澈碧绿,非常漂亮,但我们也没有专门下山拍照了。在山坳里走了好长一段时间来到了“目若村”,这里的环境比较开阔,植被也好。我们没有逗留,只和路边的一个小妹妹和老婆婆打了个招呼,送她们两个梨子就继续前行。

不久又进入了山谷,现在应该是进入了怒江支流地带。然后开始翻越“察察丙”的第三座大山——齐玛拉山(海拔4638米)。这是一座经常有山体滑坡伴着倾斜路面的大山,道路就在乱石中穿行,速度不可能提得起来,群山静得来只听见汽车马达的轰鸣声和汽车的颠簸声,翻过一座山头又是一座山头,按“动力无限”的话说就是“简直要把人开疲”。在垭口回看蜿蜒而上的山路简直不亚于“业拉山”甚至更险。

就这样摇摇晃晃地下了山,来到一处叫“锯木场”的地方,这也是一处为穿越者提供食宿的地方,据说一般穿越者头一天就在这里歇脚,不过现在已是人去房空。我们赶的太快了,时间尚早,我们也不打算在这里休息。

随后就进入了一片原始森林,这片森林真正是美极了!绿色的、黄色的、红色的简直是在这里竞相争艳。清澈见底的河流唱着欢快的歌曲,林中小鸟及各种珍禽的叫声穿梭声不绝于耳。

中午早过了都还没有吃饭,于是各人洗了黄瓜、梨子充饥。然而现在的海拔明显降低了,我们的身上开始感到热起来。心想“察瓦龙”应该不远了吧?谁知过后到“察瓦龙”的路还有三、四个小时。

以后的道路继续在怒江峡谷里行进。两边仍是千仞的高山,有些地段非常狭窄还伴着滑坡,河流仍然是在我们的身边忽左忽右、忽高忽低,整个路段简直称得上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怒江大峡谷在碧罗雪山和高黎贡山两条海拔四、五千米是山系夹峙下,形成了南北纵贯数百里的被称为世界上最神秘和最原始古朴的“东方大峡谷”。

在一个“几”字型的转弯处,清澈的小河混入了一条浑浊的河流后继续向西奔流。慢慢地终于看到对面山上有了小村庄,偶尔也看到当地老百姓骑着摩托车的身影,虽然才大半天时间我们都感觉好久没有闻到人味了。这里江面开始变得宽阔,水流也平缓下来。让人根本感觉不到眼前是“怒”江,而是一片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天然图画。来到一个叫“左布村”的地方,这里满山都长着仙人掌,上面还结着好多仙人桃,好像这里是个“仙人掌观赏基地”,此刻使我想起了前年骑车穿越香格里拉“水洛乡”的情景。

下午五点半钟我们终于从峡谷中远远望见了“察瓦龙”的街景。

“察瓦龙”海拔1900米,是个很小的乡镇,公路就从镇上穿过,两旁有十来幢二、三层高的楼房,街上许多老百姓三五成群地站着闲聊。“察瓦龙”位于察隅县东南部,梅里雪山脚下,也是西藏据云南最近的镇,过去九十多公里就是云南的“丙中洛”。在2003年田壮壮拍摄《德拉姆》时都还没有通公路,交通运输全是靠马帮来回穿梭。此后道路虽在每年逐步拓宽,但真正能通汽车也就是前两年的事。“丙察察”也号称是从云南到西藏的道路最险也是风景最美的一条路线,因此如今才引得那么多的穿越者慕名而来。

到了“察瓦龙”我们已经很疲惫了,尤其是“动力无限”,因为途中主要都是由他驾驶。吃过晚饭,稍做休息,我们向饭馆老板打听路况不是很差,但九十多公里的土路还是够呛的。此时“动力无限”说继续前进,我也认为在此地呆着没有意义,于是我们又出发了。

此时夜色已经开始降临,走不多远我们来到了一处大滑坡前。这里开车得非常小心,随时上面都有可能滚石,滑坡长度近300米,边上是汹涌的怒江。又进入峡谷路段我们才发觉上了饭店老板的当,当然也许人家并没有恶意。道路仍然是那样的烂,并且又有岔路,还有施工地段,我们有两三次走到了岔路上又返回。

“吉姆尼”在夜色中踽踽独行,山谷一片寂静,山崖边的怒江也仿佛进入了睡眠,轻轻的流动声好似梦中人的呼噜。除了车灯照着的正前方周围一片漆黑,天上点点的星光和对面山上仿佛是行人的火把使我感觉置身在童话世界里。其实这一段道路也是非常险峻,风景也是非常漂亮的,只是现在已被夜幕遮掩了,不过白天欣赏的美景险途已够多了。

就这样颠簸了四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到达了梦寐已久的“丙中洛”,下榻在电影《德拉姆》里的重丁村“丁大妈家”。全天行车十六个小时,完成了一天穿越“察察丙”,全程未挂“四驱”。

丙中洛(海拔1766米)乡属于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北靠西藏察隅县察瓦龙乡,南临本县捧当乡,东接德钦县燕门乡,西邻本县独龙江乡,是滇西北三大山脉即高黎贡山、怒山、云岭与三江即怒江、澜沧江、金沙江形成倒“川”字的“三江并流”核心区。怒江山北向南贯穿全境,东面为碧罗雪山,西面是高黎贡山,两山夹一江,形成明显的高山峡谷地貌。靠近缅甸、印度,扼滇藏两省区,是茶马古道的必经之地,又是怒江州的主要藏区之一,具有重要的地位,是东方大峡谷一一怒江峡谷中的一块宝地。

“丁大妈家”是一个家庭旅馆,院落很大,打理旅店的就是丁大妈。这个旅店接待过各地来的各族人,也包括各级领导干部。在丙中洛,“丁大妈家”相当于半个政府招待所。丁大妈七十多岁了,老伴健在;一儿四女,除小女儿外,都已婚嫁成家。家庭成员来自六个民族:丁大妈是藏族,老伴丁大爷是怒族,大女婿白族,二女婿傈僳族,三女婿广西壮族,儿媳妇納西族。女儿女婿大多在州、县等政府机关担任公务员,不常在丙中洛家中住。全家团员的時候,坐在一起都用汉语交流。丁大妈本人会说藏语、汉语、怒语、傈僳语和独龙语。

累了一天,我们立即洗漱休息了,“察察丙”的穿越就此画了个圆满的句号。

(责任编辑:胡白雪)

  • 版权声明: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对内容的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