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流水账6月16日

发布时间:2014-06-18 22:07 来源:转载网络

晨起,晨课选择了日人本诗人谷川俊太郎的《嫉妒》。

细细品味,我还是蛮喜欢这首诗的。

补完昨日流水账,下楼早餐,然后坐地铁前往中华儿女报刊社,见李总见办公室人事,顺利办完相关手续,然后坐地铁去东城区人才交流中心。

我在等候之际,朋友们约我一起吃饭,下午我的朋友杨樾的新书发布。

在人才交流中心,我基本算是上午最后一个解决问题的,领导给我解释,很简单,要把档案存放在东城人才交流中心,我缺了1989年的 毕业派遣证和1995年从 学校调动到新闻出版署的行政关系及工资证明。

我一下懵了,我从来不知道档案里有啥没啥,这些本该在档案里趴着的,现在却告我没了,我自然很恼怒。

虽说我每天抄读诗书以缓解自己的暴烈情绪,但这种情况还是让我很恼怒。

我第一感觉,恨不得立马把档案撕了,人才中心的工作人员百般劝慰我,我也渐渐冷静下来。苍蝇虽小,也是肉啊,像我这样当然失业人士,有什么挑剔的?

冷静下来,跟人才中心的人表达了感激,我自顾去江苏饭店,与一众兄弟喝酒。

酒后,步行至平安里地铁,然后从陶然亭出站到学校,正好接孩子,步行8.1公里。

兄弟晚上约一起吃饭,带着孩子打车去赴宴,晚上稍微白酒。虽然兄弟找的地方挺好,但如今盛景不再,自然服务差强人意了。

酒后兄弟媳妇开车送我们全家回家,丫头回家,作业做不完,最后趴桌上睡着了。

我们心里很疼,却感觉手足无措,帮不上忙。

晚上我做晚课,竟然也睁不开眼了,只能放在一边,独自睡去。。。

我是不是对自己要求太苛刻了?

  • 版权声明:文章转载自网络,不对内容的真实性负责